打撈「泰坦尼克號」的階級殘骸
打撈「泰坦尼克號」的階級殘骸
因工作不如意於1988離中赴美的新聞工作者曹長青,在2004年底出版了一本極盡吹捧的書:《美國價值》。
他在序言寫道:「感激我的妻子康尼,這十六年來,我們在學習美國價值中一起成長,在理解美國價值中找到信仰,在信仰中更清析了愛和生命的意義。這個過程使我們在美國的生活既充滿新奇和樂趣,又充實而向上;美國成為我們心靈的故鄉。康尼的許多觀點影響了我的思考,導引著我心靈的成長,讓我更明白愛的力量和價值,而這種價值正是美國價值的核心。
完成這本書,我想到過去二百多年來那許許多多謳歌美國的價值、並為之奮鬥的先賢們,美國在他們手中成為今天人類通向自由之路的一盞明燈。不僅美國人熱愛美國,全世界更有無數推崇自由價值的人們,仰慕這盞明燈,追隨這束光芒。」讀來肉麻兮兮,
頭腦清楚的美國人或長期拒絕投總統選票的50%選民讀了恐怕會臉紅心跳。從納粹德國移居美國的歷史學家史坦在同一時間就撰文指稱:「三零年代收留德國難民的國家就是美國,如今我很擔心美國會變成什麼模樣」,這印証了美國著名地緣政治學家威廉·恩道爾的敏銳見解:「通過規模巨大、難以想像的社會改造,美國完成了國內社會轉型,從根本上把美國變成一個處於永恒戰爭狀態的斯巴達國家。」
簡介上說他曾在哥倫比亞大學東亞所和夏威夷東西方中心進行新聞研究,就知這個可憐的老中,跟所有的政治不滿分子一樣,寄人屋簷下,才會有這種離奇的表態。
此公在是書第五部分:「美國精神」特以專章<泰坦尼克號:永不沉沒的人性光輝>來歌頌他的心靈故鄉。他寫道:
「泰坦尼克號巨輪撞上了冰山,即將沉沒之際,人性的美德和醜陋,都在這場突如其來的大災難面前顯露無遺,但人性中美好的一面成為船難中的絕對主體:船長史密斯作為船上的最高指揮者,最早知道船將沉沒,最有條件逃生,但他只說了一聲『我跟船走』,一直站在船舵旁,直到洶湧的海水湧進駕駛艙,把他和『泰坦尼克號』一起捲入海底。海上的牧師也不逃生,在人的驚慌恐懼,尖叫逃命的大混亂中,沉著鎮定,給人們朗誦《聖經》。最讓人感動的是船上的樂隊,不僅不逃,還一直演奏『上帝和你同在』的樂曲。在那死神逼近,船裂人亡的巨大災難面前,那悲涼激越的提琴聲,展現了人在死亡面前的尊嚴!在生死關頭,船員們表現了弘大的人道情懷:把救生艇讓給女性和孩子,使705人獲救,而900名船員中有687人像船長一樣永遠地留在了泰坦尼克號上,做了真正的男子漢!還有女性死活不上救生艇,生生死死一定要和丈夫在一起。據統計,在一等艙的144名女性中,有3人選擇不上救生艇,她們和丈夫一起坐在甲板的椅子上,手挽手渡過了生命的最後時刻,真正永遠不分離!
今天人們更加懷念『泰坦尼克號』,因為她代表了那個維多利亞時代人類遵奉的美好價值和人道信念。這些永恒的人類價值,今天不僅沒有過時,反而隨著高科技高速度的現代化社會的到來而顯得更加缺乏、更加寶貴。」
泰坦尼克號明明是英國郵輪,他稱讚的對象從船長以下船員到樂隊乃至船上牧師都是英國人,只不過因首航紐約大部分乘客是美國人而已,卻被他一網兜收成美國精神。好,就算英美是一家。「船員有76%遇難,這個死亡比例超過了船上頭等艙、二等艙和三等艙所有房艙的乘客死亡比例」,也不是他想當然的:「水手在船上,比乘客更有條件逃生,但他們卻把機會給了別人,把無望留給了自己」、「這種永遠高揚水面的人的精神,簡直是個奇蹟」。
請問「水手在船上,比乘客更有條件逃生」、「船長史密斯作為船上的最高指揮者,最早知道船將沉沒,最有條件逃生」是什麼話?
曹長青之流一定沒讀過康拉德(Joseph Conrad)名著《吉姆爺》(Lord Jim)中身為朝聖船大副的吉姆在海難發生時聽從船長命令棄船而逃,最後全員面對司法審判的故事,才會如此無知妄語也。
看看台灣<船員法>第 73 條怎麼規定的:
「船舶有急迫危險時,船長應盡力採取必要之措施,救助人命、船舶及貨載。船長在航行中不論遇何危險,非經諮詢各重要海員之意見,不得放棄船舶。但船長有最後決定權。放棄船舶時,船長應盡力將旅客、海員、船舶文書、郵件、金錢及貴重物救出。
船長違反第一項、第二項規定者,就自己所採措施負其責任。」
船難發生時,船長(其實還應包括聽命於船長的所有船員)對乘客有法定救助義務,此乃古今中外通例,哪能貪生怕死自己一走了之!否則除了會醜聞上身外,<船員法>第 76 條:「船長違反第七十三條第三項規定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而致人於死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嚴刑峻罰也會讓人身敗名裂。
「在生死關頭,船員們表現了弘大的人道情懷:把救生艇讓給女性和孩子,使705人獲救,而900名船員中,有687人像船長一樣,永遠地留在了鐵達尼號上,做了真正的男子漢!」其實無論「人道情懷」或「男子漢」都別有內情,查核一下各艙位死亡人數就知蹊蹺:
三等艙婦女179人死81位(45%),76名小孩亡53人(70%);頭等艙婦女143人中只死了4人(其中3人志願留在船上與丈夫同死),小孩無人死亡;二等艙婦女93名死15人,30位小孩僅1名葬身海底。
此中緣由,鼓吹美國價值者自己就給了答案:「服務生托瑪斯‧韋德門說,為了阻止那些發瘋似地要衝進給婦女、兒童用的救生艇的三等艙乘客們,默多克(大副)『開槍打死了一個衝上來的乘客,我沒有看到這個場面,但是有三個人看到了,然後默多克開槍打死了自己。』」如此歧視、踐踏三等艙乘客,算那門子「真正的男子漢」!又何來「災難來臨之際所展現出的巨大人性光輝」?
弘大的人道情懷原來是有貧富貴賤階級之分的。美國學者詹姆斯‧洛溫(James W. Loewen)在名著《老師的謊言——美國歷史教科書中的錯誤(Lies My Teacher Told Me: Everything Your American History Textbook Got Wrong )》就這悲慘一幕:「船員命令三等艙的乘客留在甲板以下,甚至把槍口對準他們」,痛心地寫道:「社會階級甚至可以在險境中以錢換命。」
曹長青無視於三等艙乘客被剝奪逃命權的殘酷事實,假惺惺地稱:「很多對這個世界非常有貢獻,並將繼續奉獻社會,推動社會繁榮的男人,卻被留在船上,等待死亡。」、「他們都視死如歸,把他們在救生艇的位置讓出來,這些位置或許就被來自歐洲的腳穿木鞋、頭戴方巾、目不識丁、身無分文的農家婦女佔去了。」、「美國《獨立宣言》闡釋得非常清楚,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沒有高低貴賤之分。金錢、才華和對社會的重大貢獻,都不能決定其生命比別人重要。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西諺曾說:『即使一個英雄在絕境也會變成一個懦夫。』 但『泰坦尼克號』卻把無數普通人變成了英雄!責任意識舉起了人的價值、人的高貴、人的美麗。」
其實「人人生而平等(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只是響亮的政治口號,恰如美國哲學家威廉‧詹姆斯一百年前所斷言:「美國已經把《獨立宣言》徹底吐了出來。」三等艙134位婦孺沉冤海底,對比頭等艙僅僅4人(其中3人還是志願留在船上與丈夫同死)罹難,殘酷地表明在死亡面前,存在巨大的不平等。在階級意識作祟下,何來人的價值、人的高貴、人的美麗?美國價值的核心其實不是曹氏吹噓的「愛」,而是美國政治學者麥克爾‧帕倫蒂(Michael Parenti, 1933-)在所著《少數人的民主》(Democracy for the few)中所說的「富豪統治──一種主要由富人所有並為富人服務的文化和社會秩序」,救生艇才不是為「腳穿木鞋、頭戴方巾、目不識丁、身無分文的農家婦女」準備的!
檢視泰坦尼克殘骸,吾人很難不去正視掩藏在虛假高貴下的醜陋現實──在「上帝和你同在」的悠揚琴聲中,被權貴無情地踩在甲板下方的人們,會同意當時的美國第一夫人內莉‧塔夫脫為募款籌建紀念遇難船員雕像所說的:「感謝那些有著尚武精神的男子」嗎?
 

 

.
創作者介紹

1303

sfljf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