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從2013年11月下旬烏克蘭在全國範圍爆發抗議活動算起,烏克蘭之亂已經持續了5個多月;如果從2014年2月22日亞努科維奇離開基輔算起,烏克蘭反對派實際控制政權已有兩個多月;如果從2014年3月21日普京簽署克裡米亞併入俄羅斯的總統法令算起,烏克蘭沒有克裡米亞的日子已經一個多月了。
  時至今日,已經沒有人再去關心烏克蘭危機是如何開始的了,更多的人在追問烏克蘭危機將如何結束。但是,作為交鋒的雙方,無論是俄羅斯,還是美國,誰也說不清烏克蘭危機會何時、如何結束。作為當事國和“角鬥場”的烏克蘭,也只能“因無能為力而順其自然,因心無所恃而隨遇而安”了。
  烏東部局勢“劍拔弩張”
  這兩天,烏克蘭東部局勢持續“吃緊”,基輔當局和俄羅斯又擺出了一副“劍拔弩張”的樣子,大有“擦槍走火”的勢頭。
  4月27日,俄新社獲得的一組衛星照片清晰顯示,在烏克蘭臨近俄羅斯邊境的地區和頓涅茨克州斯拉維揚斯克附近都有大量的烏克蘭軍事裝備和軍隊集結。而烏克蘭總理亞採紐克26日則表示,俄軍已向前開進到烏克蘭邊防兵的目視距離內。俄軍隊目前的演習地點距離邊界僅一公里,俄羅斯可隨時發動入侵。而北約軍事總部危機管理中心主任迪肯近日公佈消息說,俄羅斯的4萬名士兵集結在烏克蘭邊境,超過100個地方部署了坦克、直升機、炮兵、特種部隊、作戰飛機和後勤部隊。這些配有現代化坦克、戰鬥機和短程導彈的俄軍已在那裡待命數周,有些部隊距離烏克蘭邊境僅40公里。而對面的20萬烏克蘭軍隊則裝備極其糟糕、士氣低落。
  據俄新網報道,烏克蘭總統辦公廳代理主任帕申斯基25日表示,烏強力部門的人員拘留了數十名“俄特工部門人員”。帕申斯基4月25日在記者會上表示,“我們拘留了數十名俄特工部門人員,其中幾人已招供”。而4月27日,烏克蘭頓涅茨克民兵抓獲了3名烏克蘭安全局特種部隊軍官,並將其在媒體前蒙眼脫褲。
  當歐美都在把關註的目光投向烏克蘭東部動蕩和5月25日烏克蘭總統大選時,他們似乎已無暇“糾纏”克裡米亞“併入”俄羅斯一事了。這算圍魏救趙嗎?把烏克蘭東部炒熱,讓克裡米亞冷卻。從這個角度看,對普京而言,烏克蘭東部更像是手段,而非最終目的。正如美歐對俄羅斯的經濟製裁是手段,而非最終目的一樣。
  美歐對俄玩“靈活製裁”
  4月25日,還在東亞轉悠的奧巴馬專門從首爾分別給法國、德國、意大利和英國4國領導人打電話,與4國領導人就烏克蘭問題“對錶”。白宮隨後發表聲明說,他們一致認為,俄不僅沒有採取措施支持美國、歐盟、俄羅斯和烏克蘭四方本月17日在日內瓦達成的文件,而且“實際上繼續通過日益讓人擔心的言論和在烏克蘭邊境上舉行恐嚇性軍事演習使緊張局勢逐步升級”。奧巴馬進而表示,鑒於俄未能採取措施幫助緩和烏克蘭東部緊張局勢,美準備對俄採取新的製裁措施。
  隨後,七國集團於26日達成一致,準備就烏克蘭危機對俄施加新製裁。七國集團的聯合聲明說,將“快速行動,對俄製裁”,製裁將強化“有目標的製裁”。聲明說,施加新製裁是為了確保烏克蘭下月總統選舉安全進行,同時增加俄為自身行動所付出的代價。奧巴馬政府一名高級官員說,七國將各自設定製裁對象和條款,而後這些製裁內容將被彙總。據悉,如俄進一步破壞烏克蘭穩定,美國和歐盟將對其能源、銀行和礦產等重要行業實施製裁。但聯合聲明仍不忘重申,“外交解決烏克蘭危機的大門依然敞開”。
  顯然,在早已排除通過軍事手段解決烏克蘭危機之後,對於俄羅斯頻頻做出的“危險動作”,美國除了不厭其煩的警告,就只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製裁了。但細心者發現,美歐對俄的經濟製裁仍停留在“靈活製裁”,而非“全面製裁”,這種“點式製裁”比“面式製裁”更有迴旋餘地。至於收效,美說好得很,俄說沒感覺。
  俄羅斯擔心“隱性製裁”
  俄羅斯說沒感覺,但翻看俄最近公佈的許多官方經濟統計數據,那些數字卻沒有俄官方表態的那麼“硬氣”了。據俄中央銀行消息,俄國際儲備至4月18日為4820億美元。而截至2013年年底,俄外債規模為7320.46億美元。普京坦言,俄2014年通脹率將突破央行3月份6%的預測值,達到6.5%。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佈報告稱,受俄烏緊張局勢影響,俄中期經濟發展前景惡化,該組織已將2014年俄經濟增長預期由此前的1.9%下調至1.3%,將2015年的預期由2.5%降至2.3%。
  其實,相比這些“顯性製裁”,美歐對俄實施的“隱性製裁”更有殺傷力,即各自和聯合凍結俄投資。俄第一副總理舒瓦洛夫近日承認,針對俄的隱性製裁可能比公開宣佈的製裁更可怕。而世行認為,美歐國家限制對俄投資和凍結聯合投資項目等措施會讓俄國內生產總值下滑1.8%。為此,俄已準備對一些重要的企業予以國家扶持,並做好應對最壞情況的準備。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巴納德學院政治學教授金伯莉·馬騰認為,由於歐美對俄天然氣的依賴及缺乏強有力的經濟手段,製裁恐怕不能對俄經濟造成直接重大傷害。但製裁威脅可以打擊國際投資者的對俄信心,並給俄國內政局帶來不穩,藉此對普京造成間接的負面影響。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無論經濟製裁的效果到底如何,俄絕對不會因經濟製裁而屈服於美歐。甚至,俄羅斯有一種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的氣勢。德國《法蘭克福彙報》網站發表的評論文章甚至認為,“俄羅斯與西方的對峙對普京而言是恰逢其時”。俄政治研究所主任謝爾蓋·馬爾科夫認為,一旦俄羅斯與西方的地緣政治冷戰爆發,普京將進一步依靠本國保守派力量,同時試圖在國外尋求支持,或將成為反對華盛頓支配全球和反對後現代主義新價值觀鬥爭的領導者。
  烏克蘭:且行且珍惜
  那麼,烏克蘭危機又將如何收場呢?沒有人能回答得出這個問題。但這個問題不僅關係著烏克蘭一國的命運,也關係著國際格局的未來發展方向。因為,自從克裡米亞“回歸”俄羅斯後,國際學者就開始討論所謂的俄與美歐的“新冷戰”和“冷和平”問題了。雖然美俄之間已不是兩大意識形態、兩大陣營的對抗了,但兩國在烏克蘭的角力總讓人對歐洲局勢甚至世界格局的未來發展方向不得不多費一些腦細胞。
  從更大的時間和空間跨度看,在烏克蘭之亂中,俄羅斯更像在爭子,美國則有點像佈局;俄羅斯在謀事,美國在謀勢;俄羅斯被兵臨城下,美國要長驅緩入;俄羅斯心急火燎,美國慢條斯理。俄羅斯是“戰略守勢中的戰術主動”,而美國是“戰略攻勢中的戰術被動”。
  在這場危機中,俄羅斯更像是“強硬的守勢”,而美國則給人一種“軟弱的攻勢”。套用現在時髦的說法:俄羅斯,“收復”克裡米亞雖易,“收回”烏克蘭不易,且收且珍惜。美歐,製裁俄羅斯雖易,制服俄羅斯不易,且制且珍惜。烏克蘭,製造混亂雖易,平息混亂不易,且亂且珍惜。獨聯體國家,害怕俄羅斯雖易,信賴俄羅斯不易,且怕且珍惜。世界上的人們,旁觀雖易,表態不易,且看且珍惜。
  那麼,烏克蘭之亂到底如何結束呢?按基辛格的說法,要讓想烏克蘭亂局平息下來,應該考慮的不是“絕對的滿意”,而應該是“不滿意的平衡”。其實,一種平衡被打破,要建立新的平衡,需要的是各方的智慧和妥協,似乎只能通過“相對的平衡”來實現了。
  本報北京4月28日電  (原標題:烏克蘭之亂如何收場)
創作者介紹

1303

sfljf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